關於部落格
記我的
  • 22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熟悉的孤獨--淺談《刺客聶隱娘》中的角色關係:窈七與嘉誠

        另外,建構在這兩個女性之間的除了有著熟悉的孤獨感之外,還包括了物品上的關聯,一是「玉玦」,二則是「青鸞舞鏡」。
    先來談「玦」。這玉玦原是嘉誠公主的皇兄賜之,提醒嘉誠公主要有堅守魏博之心,不讓朝廷受害,而這也是嘉誠公主孤獨的開始。婚姻建構在政治上其實已讓人陷入部快樂的深淵裡。為了更大的和平,公主只能選擇忽視自我。可偶爾彈琴之時總想著自己是多麼可憐啊,因為這一生可能就這麼絕了。
   
         後來遇見了專注凝視的目光。這目光多麼熟悉,多麼地隱藏可能自我都無法確知的孤獨,那便是隱娘了。公主好像看見了心中的自己忍不住從心裡跑出來似的。
   
       「玉玦」又傳遞給田季安和隱娘,有「不因政治而建立的婚姻」之意,這算是一種公主對自己的彌補。因為隱娘的孤獨這麼相像於自己,她不希望窈七跟著陷入這樣的無謂深淵中。
   
     再來是「青鸞舞鏡」這個意象順著劇情開始產生連結。
    「罽賓國王得一鸞,三年不鳴,夫人曰:『嘗聞鸞見類則鳴,何不懸鏡照之。』王從其言。鸞見影則悲鳴,終宵奮舞而絕……」這短短幾句文言文,雖淒但美,美得令人哀愁。
   
          青鸞見影這句話,以我的理解是:青鸞知道鏡中的不是同類而是自己,更是悲鳴不已。本來無鏡,或許還有些希望,但現實告訴青鸞,沒有別的了,只剩你。只能走下去,不許回頭。所以嘉誠公主只能管自身責任,不得已犧牲了隱娘,這是最痛的抉擇。兩難之間逼迫角色只能擇一,事實上是毫無選擇。嘉誠公主無奈地使隱娘變成另一隻青鸞,這件事也是她死絕之前最無法忘懷的。這段使兩人之間產生的大決裂後卻更加增加了無法相互分離的孤獨處境,或者說兩位女性更像是如同雙胞胎般互相錦連得兩個個體破裂後,卻依然用血黏合著。
   
        兩隻青鸞,一種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